欢迎访问辽宁省中国青年旅行社有限公司大连第一分公司唯一官方网站

经营续许可证号:L-LN-CJ00010

分类

大连签证常见问题

《自然》子刊建议投稿人删南海九段线 中国编委写信辞职抗议

  《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是施普林格·自然集团公司出版的一本国际性的学术期刊。该杂志日前曾建议投稿人在后续的修改中省略或删掉文章中中国南海“九段线”标识,引发学术界的反对和热议。

  8月29日上午,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生态学系副教授唐志尧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已经在21日和25日两次致信《科学报告》,申请辞去编委(Editorial Board Member)职务。

  “学术刊物的唯一功能在于学术传播,而应避免参与政治争议。《科学报告》此次事件中的最大问题在于,它偏离了其学术功能,而在政治争议中预设了立场。”唐志尧说。

  截至29日上午,唐志尧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但唐志尧表示,“不管《科学报告》如何回应,我已决定在处理完正在编辑的几篇稿件后,个人不再为《科学报告》编辑稿件,不再向《科学报告》投稿,不再为《科学报告》审稿。”

  《科学报告》建议标注中国地图为“大中华”,省略九段线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该所前任所长马克平8月12日在网上曝出自己投稿到《科学报告》后收到的邮件的部分内容。

  《科学报告》在该邮件中建议投稿人做如下修改,然后再进行后续的投稿流程:将包含台湾的中国地图标注为“大中华”,并省略(或删掉)九段线的标识。(其邮件原文为“Scientific Reports uses the term ‘Greater China’ to describe a map that includes Taiwan. Please could you use the term ‘Greater China’ to describe your map in text, legends and labels?”“ It is Scientific Reports' practice to omit the nine-dash line from articles, unless inclusion of the line is essential to the scientific context of the paper.”)

  随后,8月17日,备注资料为江西省水利科学研究院研究人员符辉也在科学网上公布了自己收到的来自《科学报告》的类似邮件内容。

  据外交部官网,2016年5月12日,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就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接受中外媒体采访时表示,“‘九段线’是中国的南海断续线”,“这个标绘是对历史上中国对南海已经形成的权利的确认”,“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和相关权利是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并为中国历届政府所坚持”,“早在1948年,中国在公开发行的官方地图上就标绘了南海断续线。许多国家在它们正式出版的地图上,也都标注出这条线。”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谢平将《科学报告》的两项修改要求称作“政治陷阱”。谢平在《科学网》发表博客文章称,“他们(《科学报告》)正在利用手中的权力逼迫追求论文的一些中国学者在政治上就范!”

  28日,马克平告诉澎湃新闻,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联合国都认同的事实。作为中国的科学家,关于南海九段线的标绘,与中国政府保持一致,是基本要求。他已经通过邮件向《科学报告》表明自己的立场,如果《科学报告》坚持修改,他会撤回稿件。

  目前,马克平已经收到《科学报告》的回信,他们同意马克平的标注方式。

  马克平建议政府有关部门与相关学术期刊进行交涉,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出现。

  谢平表示,包括唐志尧在内,中国已有至少三名《科学报告》的编委写信请辞。澎湃新闻截至发稿尚未核实到另两位中国学者的信息。

  “自然·亚洲”声明:内部政策上的更新未得以准确表达,差错已纠正

  28日,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位要求匿名的华裔科学家告诉澎湃新闻,“自然·亚洲”(Nature Asia)的服务器上日前悄然出现一封回应该事件的中英文声明(statement)。

  该声明称,最近,《科学报告》与少量作者邮件沟通中,出现了要求将九段线从期刊所发表地图上省略的的说法。前期内部政策上的更新未得以准确表达,“这一差错现已纠正”。

  “目前,我们已立即对全公司所有的邮件信函展开全面核查。如发现其他错误,我们会立刻采取相应行动。”声明写道。

  该声明同时强调,前述修改要求属于建议性质,没有论文因作者不愿采纳这些建议而被拒绝发表。

  但前述华裔科学家向澎湃新闻表示,《科学报告》这样的“致歉”,既不正式,也不真诚。因为该声明既没有标题,也没有落款时间,也没有署名或署名单位。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一声明在“自然”或“自然·亚洲”的官网居然找不到,即使搜索也搜索不到,只能通过一个“隐秘”的链接浏览到(www.natureasia.com/pdf/zh-cn/srep/statement.pdf)。”前述华裔科学家说。

  29日上午,澎湃新闻致信《科学报告》编辑部,并通过施普林格·自然集团上海办公室媒体联系人尝试联系《科学报告》编辑部,暂未收到该期刊关于该事件的回复。